王凱軍 清華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長期從事水污染控制的研究、開發和技術推廣。1986年開發的水解-好氧生物處理工藝榮獲北京市科技進步一等獎和國家發明專利,連續4年被當時的國家環保局評為最佳實用技術。

  環境保護部、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年初聯合公布了《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處置技術政策(試行)(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技術政策》)和《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處置最佳可行技術導則》(以下簡稱《技術導則》)(相關報道見本報2月16日6版),首次確定了地方政府作為污泥處理處置設施規劃和建設的責任主體,并對費用落實、技術路線等產業發展關鍵問題做出明確規定,被業界認為是污泥處理處置市場正式啟動的重大政策信號。

  《技術政策》的主要起草人之一、清華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系教授王凱軍日前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事關污泥處理處置產業發展的,除了技術進步、技術路線和適用方案選擇、市場投資意愿等之外,真正啟動市場的推手還在于相關政策的出臺和落實。在明確責任后,政府必須加快完善相關規范標準、合理引導市場、切實落實收費補貼政策。

  技術沒有好壞只有合適不合適

  污泥產品園林用最獲認可,環境風險得到充分考慮;大城市污泥的產生量很大,單一的污泥處理處置方式都會或早或晚、或多或少出現問題,對大城市應當鼓勵多種渠道、多種技術并行

  填埋成本低、焚燒無后患、土地利用體現資源化、堆肥技術成熟,目前主流的四大污泥處理處置技術孰優孰劣,不僅業界爭論頗多,就是專家們也不能統一意見。王凱軍認為這很正常,他說:“對現在市場上的技術不能簡單地評價哪種更好,哪種不好,只有能用不能用、管用不管用的區分,得放到實踐中去檢驗。作為一個復雜的工程問題,其評價的指標體系就更為多元和龐雜。比如,要根據人口、工農業結構等當地經濟社會發展情況,污水性質等污水處理廠的運行情況以及氣候、地形等自然環境情況綜合來考慮。”

  “總體講,經濟實力強、土地資源有限、污泥產生量大的大城市一般可以考慮直接焚燒。污泥產生量少且分散,可以利用環境銷納的地方,選擇其他方式相對更經濟實用。”王凱軍同時強調,對于大城市而言,因為污泥的產生量很大,單一的污泥處理處置方式都會或早或晚、或多或少出現問題,比如焚燒的達標排放、污泥產品的質量和銷路等方面。所以對大城市應當鼓勵多種渠道、多種技術并行,比如上海“填一點、燒一點、利用一點”,多種技術并存的模式就比較符合實際的選擇。

  在《技術政策》出臺后,很多人瞄準了其中政府優先采購污泥產品的規定。這是否意味著以后污泥產品的銷路不成問題?對此,王凱軍表示,這一規定只是一個信號,具體怎么實施還需要地方政府在政策機制上予以保證。王凱軍透露說,當時我們專家組的意見是,大城市一直有著穩定、大量的園林用有機肥需求,又在建設部等政府部門管理范圍內,由園林系統購買污泥產品,比農用、填埋礦山荒地等更加具備可操作性。事實上,這樣的建議也得到了相關部門的基本認可。

  對于老百姓最關心的污泥產品環境風險問題,王凱軍說,《技術政策》里對這方面的考慮是慎重的,比如,國家鼓勵園林用肥等環境風險較低的利用方式,在農用方面進行了限制。

  在標準方面,新的污水排放標準已經對污泥農用標準做了新的規定;建設部也已經出臺了一系列標準,對農用、填埋、綠化等土地利用產品的泥質做出安全性要求,相關標準正在不斷完善中。

  技術有門檻進入要慎重

  技術研發要體現專業性,不要過分強調資源化;污泥就是廢棄物,安全地處理處置始終要擺在第一位;不是所有公司都具備處置污泥的能力和條件

  記者日前赴成都考察了一位民間環保發明人的污泥處理處置技術,對民間開發推廣環保技術的熱情和艱難有了新的了解。在問及如何看待如今市場上種類繁多的技術研發時,王凱軍表示:“研發環保技術當然要鼓勵。”

  但他同時建議,個人、企業開發污泥處理處置技術,最好還是要和專業的科研、設計、建設單位合作,結合科研、工程多方面因素來考慮。“僅憑一己之力盡管也有成功的范例,但畢竟很少,考慮可能不全面、不完善。比如二次污染的問題,且對污泥產品銷路容易想當然。”

  “有些技術過分強調污泥是一種資源,這也是不合理的。”王凱軍指出,過分強調污泥資源化并不合理。污泥就是廢棄物,安全地處理處置始終要擺在第一位。污泥所具有的資源化的價值,只有在得以利用的條件下才能體現。所以,技術只著眼于單一的污泥產品,而沒有當地實際應用的條件和成本考慮,加上銷路不暢,當初設計的技術可行性就可能不存在了。

  “判斷一個技術是否成熟的標志,就是有沒有設計的標準和建設的規范。”王凱軍說,技術本身做到切實有效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必須從工藝流程和工程建設的角度來考慮,需要一整套詳細的考察程序。單個公司可能未必有這種能力進行綜合、系統的考察,形成相應的標準和規范。更重要的是,在市場推廣環節,公司所具備的標準化的能力、市場化的能力,都決定了其是否能在更大的市場和領域得到應用。這些都是技術開發者們必須考慮的問題。

  針對某地全球招標污泥處置技術的做法,王凱軍說,和污水處理行業相比,污泥處理處置的專業性更強、涉及的環境風險更大,因而技術門檻和準入門檻更高。不是所有公司都具備進入的能力和條件?,F在,各地、各企業甚至個人都在進行探索,技術五花八門,處理處置效果不穩定的現象很突出。

  據王凱軍介紹,由于缺乏經驗,信息又太過繁雜,各地政府部門在選擇技術時容易無所適從。環境保護部從2007年開始一直在進行環境技術管理體系建設,針對這一問題,對環保產業相關技術選擇給予了全面指導?!都夹g導則》和《技術政策》和即將推出的污泥處理處置工程規范就是這方面很有益的嘗試,旨在為管理部門提供指導依據,幫助專業部門和用戶進行技術辨別。

  技術路線要引導收費補貼要跟上

  政策要和技術一起成熟起來,技術和成本都不再是國內污泥處理處置行業發展的關鍵問題;政府是否在明確自身責任后制定落實相關政策機制,才是業界最關注的

  在不久前記者參加的一個環保論壇上,就污泥技術路線由政府直接干預還是定下處置標準由市場自由選擇的問題,在現場引發激烈爭議。王凱軍對這一問題的看法是,對污泥處理處置行業,政府必須插手,除了技術因素,更為重要的是政策要跟上。

  “一方面,出于對環境安全、公眾安全的考慮,政府主管部門必須在技術路線上對市場有所引導,指出應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但不要在具體工藝選擇上進行干涉。另一方面,無論選擇哪一種處置方式,企業的介入都需要穩定的運行費用。污泥產品本身市場性價比不具優勢,需要更多補貼和優惠條件。”王凱軍說,針對污泥處理處置的收費補貼政策要制定、要落實,這點對污泥處理處置市場化的發展尤為重要。“我認為,這是地方政府需要盡快作為的領域。”

  事實上,“現在的關鍵問題不是有沒有技術、選擇什么樣的技術,而是地方政府作為不作為的問題”,王凱軍說,隨著國內技術研發的進步,核心技術設備的國產化,技術和成本都不再是國內污泥處理處置行業發展的關鍵問題。政府是否在明確自身責任后制定落實相關政策機制,才是業界最關注的。

  據他介紹,國家發改委價格司相關負責人已經明確表示,國家在水處理收費定價中已經包含了污泥處理處置費用,但是地方政府卻長期沒有去核算和征收。老百姓關心費用問題,根據王凱軍的測算,將處理處置費用折合后,對現行污水處理收費的提升將在消費者可以接受的范圍內。“具體數字還得詳細測算,但用數量級的概念表示,應該是一毛錢。”

  數據

  ●根據有關調查,全國20萬t/d及以上規模污水廠的污水處理能力總共達到2272.6萬t/d。以萬噸污水產脫水污泥7.5噸(含水80%)計,每年產污泥613.6萬噸,占全國 污泥總產量的55%。

  ●根據2007年底有關部門對全國處理能力20萬t/d(含)以上城市污水處理廠污泥處理情況的統計,83%沒有經過妥善處置,這些污泥的出路也沒有一定的保障,造成了污泥無控排放的現狀。


麗水市恒力離心機械設備有限公司
20年專業制造污泥脫水機,并認定為國家高新技術企業,浙江省高新技術產品
電話:0578-2665858    傳真:0578-2665878
網址:www.solucaojogo.com